风水第一村:400多风水师,有的年入200万,捐钱给村里修路修田

时间:2019-05-21         阅读:812

风水第一村:400多风水师,有的年入200万,捐钱给村里修路修田


  于欢衣着整洁,点燃香烛,恭恭敬敬跪在杨公祠,祭拜杨公,礼敬有加。自此,他与其他六人,便成为风水先生曾涛的弟子,在江西兴国三僚村学习杨公风水。

20平米房间,鼎炉焚香。曾涛背靠太师椅,面前摆着陈年普洱茶,于欢在内的七个弟子围坐。风水培训班开课,上午学习风水理论知识,曾涛主讲,于欢耳听手记。

听完理论课,下午跟随曾涛,去往三僚村各处风水局实地讲解。村中各处风水建筑,从明代中后期,至现代新兴建筑,依形势错落而建: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中间勾陈土。峰主丁、天主贵、水主财, 一言一语,结合上午理论知识,于欢印证着关于风水一些基本知识。

杨公祠前玩耍的村中儿童

十五天的时间,集中授课,于欢基本上每天如此度过。他为此支付49800元的学费,在他看来,这是一个说得过去的价格。三僚村风水培训班价格不等,高达十万元的培训班,也是见多不怪。

半个月的时间,没有学完?没关系,不用天天在村里学。一年来三到四次,住个十天二十天。学习过程中有疑问,电话、微信、QQ,随时问,随时答,保证学费不白交。

曾涛说,以前很少有外人来学风水,本村风水术,从来不传外。现在互联网普及,在网上随便一搜,出来的风水知识,能吓人一大跳。你不教,有人教。风水爱好者们,有的是办法求着风水先生教。

真不教,这些人也能在网上学,学了以后乱给人看风水,到是坏了风水先生的名声。一些头脑灵活的风水先生,便开始对外开展风水培训教学业务。

一村食风水

学员学风水,吃住都在三僚村,也带火了旅店饮食业。

于欢住在曾庆圻的旅店,他是第一家在村里开旅店的人,两兄弟盖房子,三层楼,前面餐厅,后面旅店。

20间客房,旺季双人房每天90元,单人房80元,一年入住率达到70%左右。遇到淡季,客人讲价,优惠点吧,白扔着也空一天。曾庆圻想了想,提个条件,在我家餐厅吃饭,优惠20元,也就让客人登记入住了。

如今的三僚村,借风水的名声,开发旅游景点,成为中国风水文化第一村。来的游客多了,也带火了餐饮业。村中饮食特色是豆腐宴,还有各式小炒,吃顿饭,一个人最多30元,管好,还要吃饱。全村餐厅20家左右,酒店、民宿共400多个房间。旺季有时候住不下客人,五公里外梅窖镇,酒店餐厅更多,足以满足游客所需。

旅店开业之际,曾庆圻请来村中风水先生,选定吉日,燃放红鞭,买卖就开了张。一天做三五桌菜不等,住店一个月收入4000多元,守着家,也不累,他挺满足。

虽是村里人,曾庆圻却不会看风水。他是两兄弟,自认没天分,爷爷不愿意教。弟弟悟性高,爷爷带着他常去外面跑风水。虽然如此,但生在风水村,就算是不教,家里大小常情,也能接触风水知识。

比如清明节扫墓,家族人齐聚,到了家族墓地,长辈看一看,说:“这个地方土太高了,要铲掉。那个地方的树,要换个方位。”话里言语,便是风水。

从小耳濡目染,不会看风水,也能讲出几句风水经。游客问起来,言来语去,曾庆圻也能对付几句。游客一听,着了迷,缠着问风水局,蛇形祠是怎么回事,何为金蛇挂树形等。

蛇形祠,建于明代中期的风水建筑作品

每当此时,曾庆圻总是会想起爷爷的话,要是你没有学会风水,就不要去害人。你学会了,再去跑。你懂得就去做,不懂就别去做。

曾庆圻老老实实告诉游客,我只懂一点毛皮,往深了说,还没有那个本事。

懂风水的弟弟,也没有特意跑风水,现在做驾校的教练,偶尔被同事、朋友请去看。问起来,为什么不去看风水?只是淡淡回一句:“年轻人看风水,人家不太相信。”

风水村开发成景区,三僚村的年轻人,家里负担不重的,学风水的意愿强烈。有想法,那就学吧。但学风水不是一两年的事,20多岁的年纪,没收入,学风水期间,只花钱,不挣钱。要结婚,要成家,没有经济条件,更别提学风水靠悟性,摇头晃脑背古书,诸多限制,想学学不了。

三僚村国师墓

考虑眼前问题,大多数年轻村民,家里有风水先生的,跑风水时,有时间跟着去。边学风水,边打工,熬个七八年,学着父一辈,江湖开张跑风水。

也有学不下去的,天资有限,就和曾庆圻一样,靠着风水在村里吃饭。曾六月就是5800名村民中的一员,他47岁,祖先曾是风水先生。传到他这一辈人,学不了风水,于是跑到广州市打工,做服装生意,呆足20年。岁数大了,老父亲在家,四个兄弟姐妹,他是老大,按老理,回到三僚村家里,照顾老人生活起居。

曾六月的孩子没有跟着回来,留在广州,他带着妻子在村里开了家超市,村民的生意之外,主做游客生意。村庄搞开发,做旅游。不会风水的村民,或在景区当保安、保洁,或种田、养鸡,有了收获,卖给餐厅、游客。游客在村里吃喝住行购,村民们收入不菲,一年下来,少则三五万,多则十余万,开销吃喝不愁,生活舒意。

会看的风水先生,一年收入二百万不算多,生意逊色的先生,养家盖新居,村里年年起高楼。400余名风水先生,手里有钱了,仍遵循古风,捐钱给村里,修路,修田,做公益事业。

不会看风水的村民们,依托着风水建设风景区,吸引来国内国际的游客,开餐厅、旅店,千余户,靠着风水养家致富。

十年之前,三僚村没有酒店、餐厅,风水带给村里的影响,无非是有几个风水先生。而现在,每一个村民都明白,风水对于三僚的意义所在。

不止一位村民在谈到风水时坦言,上千年的风水术,多少代人了,在村里就是个吃饭的手艺,养活三僚村男女老少数十代人。话说回来,三僚村也没有什么生存的资源,土地少,靠山山不多,靠水水源浅。只有老一辈的风水术传承,养活着古往今来的村民。


时代向前而行,互联网、电脑、手机、信息高速路,一切都在发展中,但三僚村看风水的意识,村民们的认知统一齐整:风水行业,这是我们的生活资本,养人的职业。

于欢是在学了风水之后,才知道风水实际上另有其名。正式的名称为堪舆学,民间俗称看风水。想弄明白什么是风水,要从为什么要请风水先生讲起。请风水先生,从古至今,上下两千年,不外乎三类人:掌握权势者、拥有财富者,以及生活工作等方面出现问题的人群。 有所求,无非一平安、二人丁、三财富、四升官。

神秘的风水局

三僚村18个村民小组,1000多户,人口约5800人,专职风水先生400余人,平均每两家半便出一名跑风水的人。

三僚村先生出门看风水,先在家里拜祭杨公。按老规距,年初的时候,按黄历算出哪些日子是八座日(指对风水先生本身有所忌讳的、有损伤的日期),八座日不开罗盘。农历十一月份期间不看风水,阴天、有雾的天不看。一天之中,早上六点之后,下午一点之前,是看风水最好的时间。阴宅则是下午一点以后可以看。

三僚村杨公祠

新楼盘开张销售,房地产公司请来风水先生。数百人排队领号,保安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