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伟华:​我与特异功能女孩的神奇事迹

时间:2017-07-12         阅读:593


 我所认识的佳佳 


陈鼎龙相学大师的爱女陈佳,是名扬国内外的特异功能大师。也是我最信服的第一个特异功能大师。

 

佳佳是1976年生的,她在中学时就出现特异功能。到了高中时,她已给国内外的高官达贵测事测病铁口直断人之吉凶。曾被美国等国的有关单位请去测事,倍受国外人士的欢迎。

 

我和陈鼎龙大师在易学相学上是挚友。他是1940年出生的,小我四岁,因此,我们以兄弟相称。1990年,陈老弟带着他的爱女佳佳来给我恭贺新年。正好我的四个徒弟也在。大家相集,又是同行热闹非凡。

 

佳佳那时才十四岁,我虽然是第一次见到她,但对她有神奇的特异功能早有耳闻。年初四的那天,大约上午10点左右,当我开门迎接鼎龙老弟时,佳佳见了我,就听其对她父讲:“邵伯伯满面都是红、绿、兰、黄、黑、白等色都有,还有类似的阴阳鱼。”其父反问:“是吗?”“是的”,佳佳坚定的回答。

 

佳佳进了我的客厅,看到了我墙上挂的八卦爻相图,高兴的叫起来:“邵伯伯的头上、脸上花花绿绿的,就是这个八卦爻相图。”

 

我的客厅实际上是一间小的睡房。床和沙发是两用的,白天当沙发,晚上当床。房间一个小桌子。桌子西头有一把空椅子,一般是不让客人坐的。当鼎龙父女人进来后,座位就不够。


我的一个徒弟刚坐在那把空椅时,佳佳指着我的徒弟大叫:“你不能坐在邵伯伯师父的腿上了,快起来。”我的几个徒弟莫名其妙的左看右看,椅子上并没有人啊!

 

佳佳这一叫,我内心大吃一惊,这个小神仙真利害,还能看见人外之人。我就对徒弟讲:“叫你不能坐,你就不要坐。”

 

佳佳看见了我的师父,实际是八卦祖师爷,我因常常苦研《周易》到深夜。有一天晚上,那把空着的椅子突然一响,我感到有人坐在椅子上。


从此,每天上午9点椅子响一下,祖师爷来了。中午12点椅子响一下,祖师爷走了。下午3点响一下,祖师爷来了。下午6点响一下,祖师爷走了。晚上9点、12点都是如此。


开始我看不到什么,时间长了,慢慢地看到是一个慈祥的白胡子老人。这个白胡子老人,从83年开始跟着我,到88年我出山到全国各大学办《周易》班时,再没有见到这位慈祥的白胡子老人。

 

我在苦研究《周易》、四柱、相学的日子里,虽然老人没有具体在学术给我指点什么,但我感到他给了我的智慧和灵感,使我的学术进步很快。

 

佳佳是第一个看见我的师父,第二个是韩西京的爱女阳阳她也有特异功能。


韩西京先生当时是西安日报的记者,他在1993年上半年,在香港某报发表了一篇文章《邵伟华的师父》,并且在报上画出了我师父的头像。从此,不少人知道我有一个看不见的师父。

 

佳佳长得一表人才,聪明可爱,磊落大方,一看不是一般女孩。她坐在我家沙发上,看着我家挂的八卦爻相图不断的暗暗发笑。我知道小神仙又看出了什么秘密。


“陈老弟,佳佳不断的偷偷笑,准又发现了新的神秘物了。”陈老师叫佳佳给大家讲讲。这时佳佳在她父亲的耳朵边,用谁也听不见的声音给她父亲讲。


她父亲听完后,高兴的拱起双手向我说:“邵兄,恭喜恭喜,佳佳说:‘你的师父要去东北方向(北京方向)给你找老婆’,真是大喜事啊!”我的妻子,我两个女儿,徒弟们个个听了都惊奇的大笑。


佳佳说的师父要给我找老婆的事,其他人可能认为是个笑话。但我相信佳佳的功能准确无误。

 

1990年2月28日,上海的阳光饭店的老板汤振国先生请我去为他决策生意。


3月1日晚上,我上海的徒弟张文对我说:“师父,上海有一个有特异功能的人能看一个人的前世,你见不见他?”“当然见啊!”

 

半个小时后,一个40多岁的穿着工作服的男子出现在我的眼前。这个人坐下后,就问张文:“先给谁看?”张文指着我说:“先跟这位先生看吧。”


只见那位特异功能心有存竹的对我说:“先生,恭喜你,你前世的妻子在3月15日左右就要来到你的身边。你上世救了她的命,她这一世来是给你报恩的……。


这个女的前几年遇有大灾大难。现在生活无出路。她来后等于你又救了她。”张文、李立荣等10多位朋友听了哈哈大笑,有的向我恭贺新喜。

 

我听了后,心里又惊又喜,心想这个前世的妻子,就是佳佳讲的师父帮我找来的。从佳佳讲的时间到3月15日,正好是一个半月,我从不认识的陈园神奇般的来到了我的身边。

 

佳佳看到大家都用敬佩的、惊奇的眼光看着她,又高兴的对我说:“邵伯伯,今年七月份,西南方有一个国家,是一个女的要请你去他们那里讲学,内容是讲《周易》。”


佳佳还把邀请我去讲学的那个女的是什么模样,讲得一清二楚。1990年7月,我还在广州市办《周易》班,接到张震寰将军的信,说新加坡的翁惠华女士邀请我去新加坡和泰国讲学。

 

佳佳给我的预言,全部准确按时应验了。她当时讲的邀请人的模样就像看到了翁惠华一样。佳佳的特异功能不仅为人透视身体查各种疾病,吉凶祸福,见人外之人,而且其功能可漂洋过海为人查病测事。

 

2008年元月15日,我在西安钟楼饭店,又见到了阔别十几年的陈鼎龙大师和他的爱女佳佳。佳佳现在有了幸福的家和孩子。她虽是孩子的妈妈,看上去不像30岁的人,倒像20多岁的姑娘。

 

十几年没有见佳佳,她又成家有了孩子,不知她的特异功能能否像当年。我拿出一位女士的照片给她看,她不但把这个女士的性格特点、为人处事、过去出过什么事、夫妻关系、思想品德……,


说得一清二楚,好像亲眼所见。更使我感到惊奇的,她还看到这位女士的前世和佛家高僧给我讲的一样,并要我转告该女士要她诚心拜佛。

 

佳佳的特异功能不但更强,而且还拜了一个医术奇高的师父,学会了看病、诊治疑难杂症等各种疾病的本事。当时有一个老太太因颈椎痛得呼吸都感到困难,佳佳当场给她推拿按摩,几分钟,老太太不仅颈椎不痛,胸部感到特别舒畅。

 

佳佳过去运用特异功能为人们透视测病、测事、断吉凶,为人防灾、免灾,做出了巨大贡献,她现在坐着飞机国内国外满天飞,运用特异功能为人查病、治病、测事,造福社会,造福人民,是特异功能界出类拔萃的人物!



 佳佳的特异功能 


 

不会看相的教会看相的,女儿教父亲。也许这听起来是荒谬的,令人不可思议,但又是实实在在的事实。事情就发生在陈鼎龙家里,这位神秘文化的大师还经常要向她十三,四岁的姑娘请教。

 

那是鼎龙从北京,天津配合张震寰、石凤芝搞研究回来不久,鼎龙的姑娘佳佳突然对鼎龙说,她看见了很多奇怪的东西。晚上到后院厕所不敢一个人去,连厨房也不敢去。


鼎龙给别人经常看手相,对气功、特异功能早有研究,听了马上看姑娘的手,乐得他合不上嘴,“佳佳,你出特异功能啦!”这时佳佳虽十岁刚过,个头却不小,有一米五高,丹凤眼,希腊鼻,长得挺拔高傲秀气,虽然身体瘦瘦的,却挺精神。


鼎龙指导她,提高功能,开始仅能看到一些奇怪东西,慢慢地,谁口袋里有钱隔着衣服一看就知。再往后,根本不用看,你问身上哪儿有病,她马上会告诉你。

 

那天我和西安晚报社M记者去拜访鼎龙时,闲谈之际佳佳回来了。老马便对佳佳说,“佳佳,你看我今天哪儿有病?”

 

“有啥看的,不就是气管有点小毛病嘛!”

 

佳佳连看也不看,刚出里间、随便就说了一句。老马一听,半天没吭气,我以为说错了,一问,没错,就是气管觉得堵,不通畅,上不来气,也检查不出有什么毛病。他是感到纳闷,百思不得其解。


“人连来也不来,也不看,咋能知道,说得这么准?”又跟鼎龙商量,能不能叫佳佳来治一治?鼎龙说,佳佳只会看出什么病,没什么功力,治不了,要治,得他动手。


鼎龙虽不练功,但石凤芝给他上过功。他手往出一伸特异功能人都能看见黄光很长。只要佳佳肯配合,告诉他手该怎么动就行。鼎龙叫佳佳,说要给老马自治病。


佳佳急着要出去玩,很不高兴,叫老马赶快在屋中央坐好,然后比划着对鼎龙说,就这样这样。


只见鼎龙在离老马背后一尺多远的地方,手从上往下抓了两三下,又斜着抓了两三下,佳佳就说“好了好了!”话没说完早就一溜烟跑出去玩了。鼎龙还怨这孩子光知道玩,一点事也不懂。进里屋又坐下大家继续谈起来。

 

我觉得这病治得滑稽可笑,既没扎针也没吃药,象孩子闹着玩一般。问老马有何感觉。他摇摇头,说啥感觉也没有。我想当然不会有,若治病这么简单,大家都可以当医生了。


鼎龙还说前几天也是—个人求治病,是胃病,也是佳佳指点着,他在背后抓了几下,当时就好了。我听了觉得有些荒唐,心想或许是被治的人怕鼎龙难堪才那么说的。


谁知正这么想的功夫,M记者突然说:“有感觉,通了,通了!”一问,老马说,象吃了仁丹一样,气管里这会儿凉嗖嗖的,一会儿功夫,气就通了,还真灵!鼎龙笑了。我这才知,有些事情,光凭主观想象按常规去推理是不行的。

 

一天晚上来了好几个人坐在外屋和鼎龙谈话,请鼎龙分析手纹。佳佳在里屋看电视。里外间是用两个大柜子隔成的,说话彼此都听得见。


鼎龙刚给几个人分析完,就听佳佳在里面说了话:“坐在门里边的那个叔叔,你家里才丢了自行车,是金狮牌的,车子是中午放在外边被一个穿黄衣服、头发乱乱的人偷走了。


坐在床上的最边靠墙的那个叔叔,你的孩子病啦,拉肚子,一天拉七回,昨天才好一点,你不按时给孩子吃药,你爱人说你还跟人家吵架呢”两人听了直点头,这两件事刚才他们都没有对鼎龙说,不料被壁后之人说出来了,不禁毛骨竦然。


佳佳又继续说“挨着床边坐的那位叔叔,就是下巴上长黑痣的那位,画画光爱用红颜色,把他的眼睛都看红了。画一张不满意,又画了一张还不满意,气得他把画揉了,吃了一大碗油泼面!”说得那人眼睛瞪圆了,连连点头,大家止不住笑起来。


这时忽听到佳佳说,“那个高个子的在椅子上坐的头发有点卷的叔叔,你还笑人家呢,你今天参加成人考试,作弊,光偷看旁边人的卷子,差一点被监考老师赶出考场!”


那人听了顿时满脸通红,在众目睽睽之下,连头也不敢抬,直说,“这娃,光拣人家的伤疤揭!”又惹起一阵笑。大家要请佳佳出来见一下。鼎龙也叫她,这才噘着嘴出来。


“有啥好看的!给你们说了真划不来,还得叫人出来一回,下回不说了!”一扭头又回去了。大家都说想不到鼎龙的姑娘功能这么高,长大一定不得了。

 

鼎龙以后给人看手纹时佳佳经常插话,她根本不用看,所指点出来的事,一般都很准,使鼎龙对符号性质在判定事物时的功用有了新的认识,更加精确。有时,人在当面她不讲,人一走马上讲给鼎龙,这种符号是怎么回事,代表什么。


鼎龙新看到一种肿瘤符号,过去还需要让张成、老都或其他同行到实践中检验一下,现在无须了,一问佳佳便可定下来。佳佳有时还要给爸爸“讲课”。她说有人告诉她,应该把哪些事告诉鼎龙。

 

“什么经验总结?古代那些发明相术的人本身就具有特异功能,正如发现经络的人一样,没有不可思议的功能,想在那么落后的条件下总结出到目前为止还无法解释的东西是根本不可能的。


古代的特异功能者看到了人的规律性东西,为了告诉后人,让一般没有特异功能的人也能学会,才从人体表相上去寻找符号,归结起来,口传心授流传下来的。


真正的相术的奥妙就在这里,后来人们用的走了样,时间一长,有的人水平很低,胡乱套,甚至胡说八道骗钱,才被人们当作江湖把戏之类,实在太可惜,太可悲了。”鼎龙常和我谈起这个观点。

欢迎关注易学名家二维码:


更多>>通知公告
首页 论文发表 风水用品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华夏文化网      电话:13522511095      邮箱:18339936@qq.com       豫ICP备12008538号